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放弃治疗坚决神经下去,最终还是写了二邪

没错还是我,没敢打邪帝生贺,文笔渣。暗搓搓给邪帝比个哈特。

给我们敬爱的妇女主任的粮,以及我发现我的脑洞不跟你说基本上一定要夭折_(:_」∠)_

      吴二白是个猫妖以及他全家都是猫妖,鸳鸯眼一蓝一绿在星光地下闪,在太阳光底下亮的没法看。雪白皮囊凉凉冰冰,有多好看呢。小时候他爹叼着他们兄弟三个去见解家的老狐狸,吴一穷是特实诚的土黄色,老老实实趴着吴三省是个纯黑且闹腾的,扑腾过去咬老狐狸的烟杆子穗。老狐狸嘬着烟袋子把一动没动睁着鸳鸯眼看他的吴二白抱起来放自个儿腿上,呵呵几声说,你这个崽儿长得真好。吴二白乖乖巧巧过去碰碰人家,然后扭了身跳下来嘴里还叼着老狐狸的玉穗子。老狐狸忍不住大笑说牙也够厉害
        

      这一代猫妖有三个崽儿,吴二白最聪明也最好看,早早披了人皮眯着眼晒太阳。呃……就是成人型的时候鸳鸯眼变得不好成大小眼了。这天他正眯着大小眼晒太阳,他哥抱个水盆子回了老宅子。盆子里一锦鲤,特好看,白花花里面带了点金色,和暗红的夕阳一配简直了。吴三省看了特别开心,当时决定我们把他烤了吧,夕阳里吴一穷深吸一口气说,这我儿子。吴二白难得失了仪表风态,特严肃问他,诶你怎么能生出一条鱼来。吴三省特别干脆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跑过去对那鱼喊侄子,锦鲤不理他对着吴二白吐个泡泡像是撒娇。吴二白看着和吴一穷一样的棕眼睛心想,哦 还是有点像

         吴二白以前在个黄纸册子看到一句真理,叫做男人带孩子不容易。然后他现在想说,猫妖带个没成型的鲤鱼更难。吴一穷基本上不管事吴三省天天出去疯,吴邪,就那鲤鱼全是吴二白一天三顿往里扔东西。在三百来年的时候吴邪成功进入了青春期,直接体现在他的个头,连着涨破了三个白瓷缸。吴二白摸着黑给人换水换缸子俩眼睛都泛绿光,心想,你特么再长我就剪了你尾巴!但是最后吴二白还是没这干,动动手指给人修了个大池子里面很俗地种了莲花。吴邪特喜欢这个地儿,整天乱翻腾,后来有次天上下个雷把池子劈了。吴二白cua跑出去了,一边跑一边心里在想尾巴别真被劈了。然后他有点木地扶了扶被拍了水的眼镜,挺认真跟跟在后面的吴一穷说,你儿子是条龙这事儿你知道吗。吴一穷从水池里拽个荷叶当伞,隔着大水帘回他,你说呢!!吴二白冷静下来,顶着满头水问他,吴邪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种。

       被雷劈了以后吴邪就能捏个人型了,特别好看的小娃娃心智未开头上还有角,皮肤和池子里的花一个色,露着几粒乳齿喊二白趴趴。吴二白心情复杂抱着娃娃开始哄,心想我真不是那么厉害能生出你这个种。小娃娃咯咯笑着上去对准二白嘴吧唧吧唧亲,吴二白手一抖娃娃扔出去了。娃娃顶着满头荷叶飘起来冲二白咯咯地笑,眼睛和吴一穷一个棕黄色,又安静又好看,光晕一大团。吴二白在这里看见了自个儿脸红心跳的影子。吴二白把娃娃又抱起来,特认真想,龙种那么结实不能摔傻了对吧……

        后来小娃娃长成大娃娃,眉角拉开了眼神扯开了,站起来比吴二白都高。大娃娃满世界疯跑,干了很多不同寻常的事儿,有了朋友有了可以算得上兄弟的人,大宅子回的越来越少。吴二白还是坐那躺椅上眯着大小眼晒太阳。有时候冷不丁想起来小娃娃就呵呵笑几声骂他臭小子。然后有一天吴邪跑回来了,吴二白不给他开门,龙种爬墙爬的气定神闲。吴二白抬了眼凉嗖嗖说,学得一手偷晴技术啊你。吴邪捂着心口说二叔你能不挤兑我吗。吴二白呵呵几声示意他有话直说,然后吴邪单膝跪下了。吴二白脑子有点蒙,说你干嘛呢。吴邪挺认真说,二叔天儿挺好我们交尾吧

    作者没脑洞了就这样吧(自暴自弃脸)
   
     二叔我对不起你把你写这么软(跪)当然按照我的想法猫还是要吃鱼的(´・ω・`)

    给你粮

    

评论(2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