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鹤北归

脑洞/大纲/现有的细化
很有病/ooc/估计错误百出/我就想苏苏他们俩
当方万儿还是个鸟,当王杰希还是个
排版乱,很抱歉
给那谁谁的。可惜她看不见了

        这个故事我们从好久以前还有皇帝的时候说起来,说
的时候我们可以找出来自家霉绿斑斓的香炉。然后,我们可以用它来烤根玉米,当玉米熟了,我们的故事就差不多讲完了。

      .在我们这个故事里,有只鸟,或者说是只鹤。褐眼绿喙,腰细腿长。头顶上秋果似的一块红,艳生生地扎着人眼。这只鸟姓方,名士谦,我们叫他方万儿,是当时在一堆鹤里也很扎眼出挑的一只。方万儿在故事开始的时候我们给他设定成芳龄四岁半,刚刚成年,是还没来得及找个小姐姐完成大自然的本能就被人给逮了回来的好时节。逮回来是为了给王家小少爷抓周用,于是方万儿眼一闭的时候还是蓝幽幽的天,再一睁眼就看见一大小眼儿朝自己扑过来。所以方万儿后头就一直强调这个事,以此表示自己当时真的不是故意把王杰希给踹下桌子的,眼睛也不是被他踹了脸着地摔不对称的。

         王家厉害,特别厉害。一门出了好几个小状元,从开朝就深根叶大。他爹捞了个国子监祭酒闲职,王杰希嘛,国子监的小少爷,天纵奇才抓周的时候抓了文房四宝还抱着只充数的鸟不撒手被鸟踹了也不撒手。年纪小但是念书背书一本正经,一对儿大小眼也好看,也有咬着手指扎着发髻的小姑娘心心念念。王杰希住的地儿叫微草堂,里头有茉莉有珠兰更多是灰背青这类好看的杂草。里头还有个池子,池子里头一堆锦鲤,然后方万儿就天天从里头叼鱼吃。

        再然后王家倒台啦婢子仆妇小厮纷纷大甩卖,王杰希冷冰冰看着自家被封,抱着方万儿,一直抱着方万儿。手也没抖也没干嘛,方万儿就是觉得凉,特别凉,一点都不像平时温温柔柔的小孩儿温度。然后王杰希把脸给埋方万儿背上说谦儿,我们没家了。声音软,听着像是哭了。方万儿不敢动真的不敢动,就这么让王杰希趴着哭,不时给他顺顺毛,直到有人来领他们。王杰希的竹马当今的小皇子李轩轩哥儿,看着王杰希问他,阿策想让我当个皇帝。我算了算,好像只有当个皇帝才能护着阿策,我得要几个人帮我。王杰希你来不来。

        后头按照我们的主角光环定律,王杰希翻盘了。翻的很大,翻得特别爽,重塑一代辉煌走上人生巅峰洗清罪名重新立根。新家还叫微草堂,里头王杰希给方万儿种了一棵梨树一堆檀心梅。李轩上位以后没亏待他们,王杰希什么都没要,还是国子监祭酒。好久以后方士谦分明记得想,哪一年冬天王杰希手炉是热的他也是热的,院子外头风雪一程和他们没关系。

        往后两年,王杰希乞了骸骨彻底回了家。高英杰接了他的担子,承了他当年天才的名字。当年的小少爷也成了老爷子,春天里头王杰希在院子里头带着方士谦看书看梨花春雨看脚底下草返青,冬天就成了方士谦张开翅膀试着把他裹起来。王杰希没娶过亲,外头莘莘学子拱手说这就是不理俗世超脱了的梅妻鹤子,方万儿听了气到炸毛啄着木头给王杰希意思是谁特么的是你儿子!

        再然后,方士谦觉得没有道理,一个人活得没有他一只鸟长。方士谦趴在他的棺木旁边,底下有人说这鸟真成精了,会哭。送葬的时候方士谦觉得烦,拍拍翅膀上了最高那棵树,从那他看完了王杰希怎么被埋下去的。方士谦眼前是王杰希小时候被人抱起来就抓着他不放,是王杰希年幼时家遭横祸把脸给埋进他的羽毛里,是王杰希挑着灯算计人,是王杰希冷着脸归还姑娘锦帕,是王杰希眼角细纹漫漫头有白霜。全是王杰希。

        方士谦从那棵树上飞起来,开了口却是凄凄厉厉的长啸。那么热的一个人,那么冷的一点碑。方士谦觉得自己简直堪比以前王杰希讲过的忠贞妇女,在院子里又呆了那么长时间。最后有那么一天,方士谦又飞上了那棵最高的树,他老了,羽毛失去光泽叫声嘶哑飞得很慢。然后他松开爪坠了下去,血红的像是秋果,艳艳的扎人眼。

       方士谦看清了那个金光灿灿的人影究竟是谁,一骂娘差点出了喉咙。王杰希好像是终于等到了他,对他说了句走吧。

好怂哦这个ooc
三不杀那个,我真的是闹着玩的
当架空看着乐呵啊
不要和神经病讲道理

         我给你讲个段子,故事里头有个我也有个紫毛儿。好久好久以前,我认识个紫毛儿,紫毛儿他耳朵上带着银雕花的片子留着一头紫毛儿和墨紫眼睛。颜色诡异生艳,犹如你们所刚的汞中毒。那时候我比较穷困潦倒,跟一个老板这个老板就不听我的。紫毛儿当时跟大老婆一样的人物吧,非常赏识我看好我拼命给紫毛儿推荐我啊。对此我特别感激他,虽然他后头想neng死我。然后紫毛儿就来找我了啊,紫毛儿蹲地下和我一平冲我谦逊的笑了笑。他刚,先生好,先生要不要和我来干一 炮 大的。我当时看了他一眼,觉得咿这个老板简直gay里gay气然后我再看了一眼想哦还挺好看的啊这个人。紫毛儿继续冲我刚,来吗,干 他娘 的一 炮。我想了想回他,那先生啊你想要啥。他冲我讲,百姓安定幸福美满。我说这可真去他的吧,来,大佬啊咱实诚点。紫毛儿盯着我半天就开始笑,一下下笑快断气了那种,然后刷一下就敛住表情眼睛弯起来像只叼着肉的狼,他说,那好我说实话,我想逐鹿天下。我点点头说哦就是你要酒也要权还要女人成群财宝满山你想成为天底下最好的人对不对,你还想把这天下成了你手中乱蹦哒的鹿对不对。紫毛儿说对特别对,我太想成为这样的人了。我说那你能给我啥,权利还是钱。紫毛儿很严肃很正经说,boy来啊我能给你一个你发挥自己能力的舞台。我低头思考继续翻译他的话,就是我要拼死拼活指不定哪天你还要neng死我是伐。紫毛儿把我拉起来扫干净我肩膀上的花和我衣服上的土,他说下月拜大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再然后就是社稷江山如画带血,紫毛儿成功干倒了很多人踩着他们的骨头爬了上去。那天我眯着眼睛看阳光铺天盖地,杆子上那个斗大的汉字作鲜红色让人眼疼心痒。再然后就没啥啦,紫毛儿给了我权也给我了钱,还给我张小牌牌儿说拿好了啊一人一张,以后这玩意儿三不杀你啊。我谦逊的接过来捏了捏,心想去他丫的吧还不是纯的估计加了铜。然后我把这玩意儿擦了擦,小心的塞进我衣服里。挺凉的咂着人心,可我觉得挺好。接着就是没人能逃过去的猜疑不信任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眼见丫起高楼眼见丫宴宾客眼见丫要砍死我。有天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记得特别清楚,紫毛儿又来找我下棋,穿着广袖还是带着他的银片儿,紫毛儿冲我呵呵笑说信儿啊,你看我能领多少兵啊。我想了想说主公啊要么你出六双鞋赶紧跑吧,要么你带着十万人出去耍吧。紫毛儿继续冲我乐,说那你呢,我说多多益善呗反正给你整不死。说完我就把脸上的笑挤干净了跪地下双手贴额行大礼,我说您和我不一样,我能带个兵出去玩可只有你能坐这位子。紫毛儿哗啦一声推了棋盘还是笑,有点疯有点狂那种一下一下抽的快断了气,笑完他站起来就走衣服下摆扫过我低下去的头。我跪了半天然后翻个身躺地下了,天儿挺黑没星星没月亮,我觉着我可能真要被neng死了。后来就是赴宴,他正妻长得确实不如他那个小夫人好看横七竖八插了一头饰品,啪嗒一声我看见那个小牌牌儿掉了出去,有根签子估摸扎穿了我哪根动脉血流的哗哗的,我想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了。
我想可能有那么一瞬间紫毛儿还是很喜欢我信任过我的吧,大约他给我那张牌牌儿的时候我记得他眼睛里头晃进去一道光,有点像阳光到了湖面上起出微澜。然后紫毛儿冲我笑,有点像只卸了甲的狐狸崽儿。那是我脑子里仅存的画面了

鹤北归

摸鱼
断断续续杂乱无章
立个flag断断续续看能不能写完雁南行鹤北归
自习课瞎编的产物
期限一年【严肃】

    小时候谦儿跟着林老大住桃花谷,隔了山坳一条大河波浪阔,河对岸是蓝雨一家鱼人。谦儿记得林老大带着虚岁七千的他坐上桃花谷最高的一棵树看星星,对面那个长发桃花眼的老水神总是神神在在敲着剑唱一些曲折的歌。谦儿问林老大,那个人在唱什么。林老大给他扫干净头上的露水纠正他,说,那是一个神。然后林老大顿了顿继续补充说那是一个失意的神啊他在找一个人,讲到这儿林老大把谦儿给放到背上慢悠悠下了树拨开草丛走回去,期间谦儿清楚记得林老大还曾转过来摸摸他的头说你千万不要这样。谦儿当时在想哪个一样子呢想着想着谦儿就扯到林老大教他的什么人之初什么今夕何夕什么脉脉不得语什么夜半无人私语时,然后七千岁的小谦儿脸上飞红晕伸了小肉手捂着脸瞎哼哼。头顶上一块星云被人给拆散了又合上,对面歌声曲曲折折夹着寒意那个人弹的剑粗黑的像块儿陨铁,有鹿有桃花没有雪和酒

      
        妖类成仙走玉台,九万九白玉阶左边百花对月右边百兽称臣,走一步就冷一步最顶上平台连着封殿冷的没了鲜活气就剩冰霜铺天盖地应了一句那个谁的高处不胜寒。方士谦累到不想说话,抬头台阶顶上一张脸平常稀松没什么特色,只剩眼角光芒流转像是贪狼破军。比这张脸更有标志性的是那苍青却邪,这人此刻带了笑意掐着优昙花看他,方士谦面无表情暗骂一声谁定的规矩这么妖类要走这么高的台阶然后恭恭敬敬行礼喊人叶神。天界战神冲他笑问他成仙的感想,方士谦回答的恭敬——爬楼梯太累!战神笑得更开心手里优昙也跟着他抖,然后却邪一收递给他优昙花漫不经心说一句如果谁都跟你这么想你住那地估计没这么多造孽的花。

         桃花谷里头除了桃花和他们两个以外再无活物,血色浮动攒成连绵美景。林杰拔下一花递给他,指着漫山遍野的花柔声问他“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遍地浓郁成瘴,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开的这样好。”谦儿咬着肉乎乎指头说不知道,林杰右手撑凉棚说:“因为这山谷里头埋得是那些求仙而死不得飞升的凡人。”方士谦一个抖机灵辣手摧了花,当天晚上就做梦梦见一群群白骨追着他啃。骨头上头倏忽血色遍地成了花,他看见那么多白衣飘飘胡子飘飘道貌岸然的人踩着这些花上了白玉阶,然后那些人就再也不看这些花一眼了。于是花又成为累累白骨,方士谦蹲下去摸摸他们的头骨。眼窝空洞冰凉,没有丝毫眼泪

         三万岁那年林杰给他抱回来一个碳团子给他作伴,方士谦伸了鹤羽现了元神思考怎么孵蛋,是放在肚皮底下还是胸里头。碳团子看着方士谦悠悠开口“前辈好我是个活的。”林杰慢条斯理看着方士谦一脸尴尬把碳团子从自己怀里掏出来,补上半句“这是一凤凰,就那眼泪能治病的那个。你看到这个样子是刚出生就被雷给劈了一阵,因此焦了点。”方士谦于是去拍拍这碳团子的灰,盯着碳团子脸看了大约十分钟,然后学着他幽幽开口:“那敢问这小凤凰,你眼睛不对称是天生的还是被雷劈的。”

越人歌

基友说我想看你发神经了我说爱妃如此惦念朕,朕甚是心悦,基友说你滚
于是我来了,准备投毒全特么是ooc
没看过基本正经典籍也不懂怎么安排,全靠瞎扯
联文,我就开个头写写回忆杀
全成精设定,微草是鸟
撸否抽风……这个排版还能看完的都是真爱(比哈特)
一丢伞修双鬼

        天界战神决定重回代表了一个乱世的结束,自此战神叛微草反蓝雨作妖儿地狱跟着乱的局面正式消停,不知多少老家伙在战神点头单膝受诏那一刻长吐真气。

        轩哥儿当时领了自家阿策站于战神身后眼里诸多老仙拿腔作态懒洋洋提议道:“掐指一算三月初三是个好日子,叶神领着你仙侣一起回归可好”。

        老仙有的听见这日子就开始气得发抖,一老头吹胡子瞪眼冲着轩哥儿骂放肆,冷笑问之:“是不是还得有十二礼张灯结彩挂红啊”轩哥儿谦虚地冲老仙一拱手道:“上仙想得着实周到十二礼都想得到,在下先替叶神谢过天庭开恩当娘家亲自下聘礼迎狐妖苏沐秋”老仙被气的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叶修吴羽策一干尚且能冷静的保持肃穆后头苏沐橙听了没忍住绽了一笑。

        六道美人榜榜首不是盖的,美人一笑满室生辉谁都没法生起气来。轩哥儿冲着一干气呼呼的人比划四轮天舞半真半假地道:“下回把少天找来说死他们”

       叶神摸摸怀里小东西挺认真补充道:“一想到我可能真要嫁个狐狸我就觉得甚是微妙”苏沐秋刚被轩哥儿仿着当初捏吴羽策塑了个模子塞进去魂魄,尚且未通灵只会睁着眼叫唤,轩哥儿应了一声,想了片刻又补充道可你也不曾后悔不是吗。

       叶神看看狐狸眼里头是些能溢出去的柔和,轩哥儿接着情深意切地道:“没事儿狐狸那处合该紧缩,你可以试试反攻”没说完被叶神一伞打出了洞府,轩哥儿不甚在意站在洞口深吸一口气打算继续有情有理的说服战神反攻一事,被后头红衣拎刀的策爷敲了脑瓜子。策爷给人拍身上滚的土冷声讽他:“你就这么欠嘴巴?”

轩哥儿相当委屈地道自己是好意,借着外头通天日光看策爷眼睛鼻梁和下巴。然后揪个菜叶子插策爷衣服上,眼睛却没移边,他说:“还好你没事”


先这么短小……不行了困死了…和以前的一个双鬼算是同背景……想搞方王但是很悲伤发现自己老毛病犯了扯了半天皮没扯上正主

卡零点

占时间
天天生快

段子

这段时间的脑洞,ooc到天际,禁止殴打作者

1.  大眼儿(问谦儿):什么是爱情
 
  方万儿:是光芒!是闪电!是暴雨里的雷声!是不屈的膝弯!是那最浓稠的黑暗里的花朵!

    大眼儿:说人话

   方万儿(冷静地放下书):两个人从切切查查到挤挤插插

     2.当年方万儿长了张秀气的脸,写作班一帮汉子伶伶俐俐干干净净穿个白衬衫个个都能去姑娘们少年的梦里走一遭,唯独这么一个得了一帮姑娘集体青眼。上课有姑娘带着脸红挤挤挨挨扒拉后窗看他说他真好看,是文青里最好看的,大眼儿听了半句姑娘们的私话心想,这不是文青,是文氓,流氓的氓

    3.转了天暴雨初霁天气大好,方万儿睡到下半夜出去晒月光漫山遍野溜溜达达,后头跟着度完劫的小妖精。

      当年撒豆成兵插羽成鸟少年情怀总是诗,方万儿还没后面折折腾腾和妖精一出出狗血大戏,怎么着也是个少年

心性浪荡不羁看什么都看不得别人少年老成。方万儿抬手打出一片萤火虫给妖精玩,月光里头他跟妖精讲庄子哲学人生苦短。讲了一半自己先觉得无聊拎着扇子抓萤火虫,莹白腕子起起落落。妖精看了半天觉得像当年皇帝摆着的十二天魔舞,屏风上头各色妖魔来来往往眼神娇媚,银线勾出来的手也是这么个皎洁。妖精说你这是哄姑娘的东西。方万儿听了冲他乐折扇挑了人下巴借着月光看人庄重素然的脸认真道你这脸光看哪儿一半都比姑娘好看。妖精思考了片刻,低下头咔嚓一声咬断了扇子柄

   

  

天光破晓
早上起来给自己算一卦
桃花运
走一半抬头看人看天
哇真好看
和大地天空谈个恋爱

鹤北归

一年前的脑洞
挖出来拍拍灰
没什么眼看的ooc
全成精
微草全鸟
蓝雨全鱼
占个日子

      等到后面真正太平起来,斗神抱着他小情人的魂魄回来,微草一窝鸟正式在微草山里头安下家,蓝雨的鱼苗再长起来。李轩抱着酒坛子掐指头算已经快到了去花神张那里偷第三次地瓜的时候,换句话说隔了微草蓝雨的大海棠又该掉的满地是花。轩哥开开心心捏了毛笔要学魏琛写明玉集,册子写满天地六道里好看的美人。里头穿红的带绿的拎着毛笔看画的躺着的坐着的穿着铠甲扛着枪的细长峨眉拎着花的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挤挤满满写了一大本。对于第一一帮老不死的开始打架,斗神说是几年前那姓苏的狐狸没说完被魏琛掀了桌子说你有本事把人给放家里再说这话你心不心虚心不心虚,斗神学着魏琛歪眉斜眼不正经说有本事你别说你们家那竹马。海棠底下那黑锦鲤笑眯眯趁着人吵来吵去拉着轩哥说那黄锦鲤有多多好,吵吵闹闹吵吵闹闹。最后排了第一的还是他家的策爷,上面评语给写了个艳,后面跟着策爷拎着红莲天舞大红袍松松垮垮颜色正过楚云秀手里的珊瑚珠子,漏一段锁骨一点风流,眉目眼睛里头无端端一股艳意夹着杀气扑面过来。轩哥说,阿策你看我把你画的多好。没等策爷挤兑他轩哥咬着毛笔开始犯愁,轩哥特认真问策爷,你说我给方士谦写个医者仁心行吗。后面凉飕飕飘来一句,写吧,我准了。轩哥看着那大小眼觉得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