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好怂哦这个ooc
三不杀那个,我真的是闹着玩的
当架空看着乐呵啊
不要和神经病讲道理

         我给你讲个段子,故事里头有个我也有个紫毛儿。好久好久以前,我认识个紫毛儿,紫毛儿他耳朵上带着银雕花的片子留着一头紫毛儿和墨紫眼睛。颜色诡异生艳,犹如你们所刚的汞中毒。那时候我比较穷困潦倒,跟一个老板这个老板就不听我的。紫毛儿当时跟大老婆一样的人物吧,非常赏识我看好我拼命给紫毛儿推荐我啊。对此我特别感激他,虽然他后头想neng死我。然后紫毛儿就来找我了啊,紫毛儿蹲地下和我一平冲我谦逊的笑了笑。他刚,先生好,先生要不要和我来干一 炮 大的。我当时看了他一眼,觉得咿这个老板简直gay里gay气然后我再看了一眼想哦还挺好看的啊这个人。紫毛儿继续冲我刚,来吗,干 他娘 的一 炮。我想了想回他,那先生啊你想要啥。他冲我讲,百姓安定幸福美满。我说这可真去他的吧,来,大佬啊咱实诚点。紫毛儿盯着我半天就开始笑,一下下笑快断气了那种,然后刷一下就敛住表情眼睛弯起来像只叼着肉的狼,他说,那好我说实话,我想逐鹿天下。我点点头说哦就是你要酒也要权还要女人成群财宝满山你想成为天底下最好的人对不对,你还想把这天下成了你手中乱蹦哒的鹿对不对。紫毛儿说对特别对,我太想成为这样的人了。我说那你能给我啥,权利还是钱。紫毛儿很严肃很正经说,boy来啊我能给你一个你发挥自己能力的舞台。我低头思考继续翻译他的话,就是我要拼死拼活指不定哪天你还要neng死我是伐。紫毛儿把我拉起来扫干净我肩膀上的花和我衣服上的土,他说下月拜大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再然后就是社稷江山如画带血,紫毛儿成功干倒了很多人踩着他们的骨头爬了上去。那天我眯着眼睛看阳光铺天盖地,杆子上那个斗大的汉字作鲜红色让人眼疼心痒。再然后就没啥啦,紫毛儿给了我权也给我了钱,还给我张小牌牌儿说拿好了啊一人一张,以后这玩意儿三不杀你啊。我谦逊的接过来捏了捏,心想去他丫的吧还不是纯的估计加了铜。然后我把这玩意儿擦了擦,小心的塞进我衣服里。挺凉的咂着人心,可我觉得挺好。接着就是没人能逃过去的猜疑不信任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眼见丫起高楼眼见丫宴宾客眼见丫要砍死我。有天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记得特别清楚,紫毛儿又来找我下棋,穿着广袖还是带着他的银片儿,紫毛儿冲我呵呵笑说信儿啊,你看我能领多少兵啊。我想了想说主公啊要么你出六双鞋赶紧跑吧,要么你带着十万人出去耍吧。紫毛儿继续冲我乐,说那你呢,我说多多益善呗反正给你整不死。说完我就把脸上的笑挤干净了跪地下双手贴额行大礼,我说您和我不一样,我能带个兵出去玩可只有你能坐这位子。紫毛儿哗啦一声推了棋盘还是笑,有点疯有点狂那种一下一下抽的快断了气,笑完他站起来就走衣服下摆扫过我低下去的头。我跪了半天然后翻个身躺地下了,天儿挺黑没星星没月亮,我觉着我可能真要被neng死了。后来就是赴宴,他正妻长得确实不如他那个小夫人好看横七竖八插了一头饰品,啪嗒一声我看见那个小牌牌儿掉了出去,有根签子估摸扎穿了我哪根动脉血流的哗哗的,我想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了。
我想可能有那么一瞬间紫毛儿还是很喜欢我信任过我的吧,大约他给我那张牌牌儿的时候我记得他眼睛里头晃进去一道光,有点像阳光到了湖面上起出微澜。然后紫毛儿冲我笑,有点像只卸了甲的狐狸崽儿。那是我脑子里仅存的画面了

鹤北归

摸鱼
断断续续杂乱无章
立个flag断断续续看能不能写完雁南行鹤北归
自习课瞎编的产物
期限一年【严肃】

    小时候谦儿跟着林老大住桃花谷,隔了山坳一条大河波浪阔,河对岸是蓝雨一家鱼人。谦儿记得林老大带着虚岁七千的他坐上桃花谷最高的一棵树看星星,对面那个长发桃花眼的老水神总是神神在在敲着剑唱一些曲折的歌。谦儿问林老大,那个人在唱什么。林老大给他扫干净头上的露水纠正他,说,那是一个神。然后林老大顿了顿继续补充说那是一个失意的神啊他在找一个人,讲到这儿林老大把谦儿给放到背上慢悠悠下了树拨开草丛走回去,期间谦儿清楚记得林老大还曾转过来摸摸他的头说你千万不要这样。谦儿当时在想哪个一样子呢想着想着谦儿就扯到林老大教他的什么人之初什么今夕何夕什么脉脉不得语什么夜半无人私语时,然后七千岁的小谦儿脸上飞红晕伸了小肉手捂着脸瞎哼哼。头顶上一块星云被人给拆散了又合上,对面歌声曲曲折折夹着寒意那个人弹的剑粗黑的像块儿陨铁,有鹿有桃花没有雪和酒

      
        妖类成仙走玉台,九万九白玉阶左边百花对月右边百兽称臣,走一步就冷一步最顶上平台连着封殿冷的没了鲜活气就剩冰霜铺天盖地应了一句那个谁的高处不胜寒。方士谦累到不想说话,抬头台阶顶上一张脸平常稀松没什么特色,只剩眼角光芒流转像是贪狼破军。比这张脸更有标志性的是那苍青却邪,这人此刻带了笑意掐着优昙花看他,方士谦面无表情暗骂一声谁定的规矩这么妖类要走这么高的台阶然后恭恭敬敬行礼喊人叶神。天界战神冲他笑问他成仙的感想,方士谦回答的恭敬——爬楼梯太累!战神笑得更开心手里优昙也跟着他抖,然后却邪一收递给他优昙花漫不经心说一句如果谁都跟你这么想你住那地估计没这么多造孽的花。

         桃花谷里头除了桃花和他们两个以外再无活物,血色浮动攒成连绵美景。林杰拔下一花递给他,指着漫山遍野的花柔声问他“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遍地浓郁成瘴,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开的这样好。”谦儿咬着肉乎乎指头说不知道,林杰右手撑凉棚说:“因为这山谷里头埋得是那些求仙而死不得飞升的凡人。”方士谦一个抖机灵辣手摧了花,当天晚上就做梦梦见一群群白骨追着他啃。骨头上头倏忽血色遍地成了花,他看见那么多白衣飘飘胡子飘飘道貌岸然的人踩着这些花上了白玉阶,然后那些人就再也不看这些花一眼了。于是花又成为累累白骨,方士谦蹲下去摸摸他们的头骨。眼窝空洞冰凉,没有丝毫眼泪

         三万岁那年林杰给他抱回来一个碳团子给他作伴,方士谦伸了鹤羽现了元神思考怎么孵蛋,是放在肚皮底下还是胸里头。碳团子看着方士谦悠悠开口“前辈好我是个活的。”林杰慢条斯理看着方士谦一脸尴尬把碳团子从自己怀里掏出来,补上半句“这是一凤凰,就那眼泪能治病的那个。你看到这个样子是刚出生就被雷给劈了一阵,因此焦了点。”方士谦于是去拍拍这碳团子的灰,盯着碳团子脸看了大约十分钟,然后学着他幽幽开口:“那敢问这小凤凰,你眼睛不对称是天生的还是被雷劈的。”

[韩叶]杀不死恶魔的魔王 一发完

给人存个档,想他了就看看催更

老蜜蜡肘子:



#之前那个杀不死恶魔的魔王,还是作为短篇整理出来


#end


#_(:з」∠)_不知道写什么……




  杀不死恶魔的魔王这个故事在人世间的版本一直是胆小的魔王之类,但这个名字就好像我爱上你我爱上你我爱上你一样,看断句。  


  真实的在地狱里传的版本是杀不死恶魔和魔王。  


  好的我们就来说这个故事。    


  这个恶魔叫叶修,另一个名字叫杀不死恶魔,言简意赅杀不死的恶魔。   


  魔王叫韩文清,符合童话书里魔王的形象,不多说。  


  要说当年魔王举行宴会,邀请了女巫王杰希,大小眼有特色,人称女巫之王。还有狼人孙哲平、小花仙张佳乐、牙疼姑妈周泽楷、鬼火黄少天和地狱恶犬喻文州等等。  


  叶修不请自来。


  都一个发现叶修的是喻文州,然后黄少天就风一样冲出去顺路烧了王杰希的扫帚,然后王杰希的扫帚又烧了孙哲平的毛,总之乱成一团。


  而叶修本人还拿着长烟斗穿着黑西装站在门口,脸色风轻云淡。


  韩文清没忍住把火蜘蛛坐垫扔出去。


  要说两人的冤缘还要追到韩文清是老魔王的太子爷那时候。


  那时候韩文清还没有现在这么凶恶,满脸正气一心做个大英雄,后来发现才自己老爹是魔王。


  叶修还是个小恶魔,屁股后面跟了条尾巴晃来晃去,头上还有两个角尖尖,红通通的。


  叶修小时候就有恶魔特有的顽劣,爬树钻韩文清的房间里,还要往被子里爬,每次都被韩文清扔下窗户。


  后来稍微大一些就一起学习,经常在课间打的头破血流,偏偏叶修就十分优雅,掏出个白手帕擦擦学,韩文清就十分狂野像一匹饿狼。


  叶修是杀不死的,放到火上烤都杀不死。


  韩文清后来继承了他爹的位置,坐上了火蜘蛛坐垫。哦那老头子不知道去哪个沙滩晒太阳了。


  现在俩的关系简直就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在做爱,当然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目前在韩文清的意淫里。


  韩文清和叶修认识有好几千年了,叶修禁欲的像个虔诚的牧师,除了打架之外没什么爱好 ,韩文清自从少年时青春期的春梦对象一直是叶修之后就再没对别人硬过。


  要玩大。


  谁家男孩子都有那么一个梦中情人,要么对谈风月,要么春梦对象。


  韩文清就比较有特色,谈着风月做春梦,那些高深的学术都成了催情药,至于春梦对象我们已经说过,嗯都懂。


  叶修小时候特别调皮,经常突然从角落窜出来扑倒韩文清的背上,小恶魔在外面外累了就趴在韩文清的背上,韩文清就驮着整个世界往宫殿走。


  然后有一年,叶修背着行李走了,那时候韩文清的性格和正常孩子一样,傲娇。被叶修坑蒙拐骗背着行李送叶修走,看叶修叼着棒棒糖背着大背包懒洋洋的往外面未知世界走,没忍住用衣袖擦了擦眼睛,转头狠狠的往宫殿跑。


  到底是小孩子。


  长大后韩文清性格就特别强硬,看见云游归来的叶修第一件事不是扑上去抱住人家而是狠狠想朝人打一拳,当然叶修躲开了。


  叶修每天白天都安安静静的在卧房里抽烟,长烟斗里飘出的白烟圈晃晃悠悠的飘出窗外。


  晚上就到处乱跑,像个真正的恶魔一样到处使坏,笑得花枝乱颤,后半夜再被出门找他的韩文清背回家,小拇指在韩文清的背上划圈。


  至于为什么韩文清明明是魔王还要亲自出来,那是小两口的情趣。


  叶修喜欢去人世,尤其是教堂,晚上就飞上地面去教堂里坐着,白手套整整齐齐的交叠在腿上,像个虔诚的基督徒。


  韩文清既然是魔王,自然就有魔王的气势,往那一矗就是一堵墙,压迫感能让人跪下,尤其是那张脸,像地狱看门狗一样,当然没有在说喻文州。


  这是叶修和韩文清一起生活的第五百七十二年,除去小时候。


  据小道消息,韩文清大魔王到目前为止还是个纯情小处男,除了梦遗和打飞机之外什么都没干过。


  题外话不说也罢。


  既然是地狱就要说说天堂,目前在和地狱抢生意。


  抢灵魂抢婚姻抢乱七八糟的生产一条龙。


  毕竟上帝可以不吃饭但小爱神也是需要奶粉的。


  地狱也有一个天使,叫张新杰,叶修从天堂偷偷抱回来的,如果叶修知道张新杰长大后会成为一个严肃认真而且掌管生活作息的大管家肯定不把张新杰抱回来。


  每每叶修晚上准备出去,张新杰就会突然出现在叶修面前,以至于叶修只能翻窗跑。


  叶修心里苦的好像被自己亲儿子反捅一刀,看张新杰的眼神都像看白眼狼一样。


  那天是七夕节,据说是东方的情人节,张新杰就很有少女心的把城堡里挂满粉色装饰品满溢着粉红泡泡,但这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想穿粉红兔子睡衣。


  韩文清还穿着以前的厚披风和沉重盔甲,不过黑披风给改成粉的了。


  叶修的西服被张新杰提前拿走了,衣柜里只有粉红蓬蓬裙和兔子睡衣。


  以后再也不能让张新杰看什么霸道总裁之类的小说了。


  那一天叶修宁愿不穿衣服也不想穿粉红兔子睡衣,但张新杰准备的内裤都是粉红的有蝴蝶结。


  撩汉无数的恶魔觉得有点方。


韩文清的老爹喜欢上一个东方美女,就搞了个特浪漫的七夕活动,那时候韩文清还是他爹肚子里的一颗小精子,后来那美女成了他妈。


  第二次就是张新杰。


  后来叶修好说歹说把那些粉红装饰品和兔子睡衣撤了,穿上正装坐在长餐桌前吃饭。


  吃到一半韩文清突然问:为什么今天没有看到小爱神?


  叶修以前离家出走,去过很多地方,比起一直在地狱的韩文清称得上是见多识广,就回答道:今天只有老头子。


  于是叶修就给韩文清讲完了一套故事。


  最后韩文清拿了根红线绑手腕子上,另一头拴在叶修手腕上,打了个死结。


end


 

越人歌

基友说我想看你发神经了我说爱妃如此惦念朕,朕甚是心悦,基友说你滚
于是我来了,准备投毒全特么是ooc
没看过基本正经典籍也不懂怎么安排,全靠瞎扯
联文,我就开个头写写回忆杀
全成精设定,微草是鸟
撸否抽风……这个排版还能看完的都是真爱(比哈特)
一丢伞修双鬼

        天界战神决定重回代表了一个乱世的结束,自此战神叛微草反蓝雨作妖儿地狱跟着乱的局面正式消停,不知多少老家伙在战神点头单膝受诏那一刻长吐真气。

        轩哥儿当时领了自家阿策站于战神身后眼里诸多老仙拿腔作态懒洋洋提议道:“掐指一算三月初三是个好日子,叶神领着你仙侣一起回归可好”。

        老仙有的听见这日子就开始气得发抖,一老头吹胡子瞪眼冲着轩哥儿骂放肆,冷笑问之:“是不是还得有十二礼张灯结彩挂红啊”轩哥儿谦虚地冲老仙一拱手道:“上仙想得着实周到十二礼都想得到,在下先替叶神谢过天庭开恩当娘家亲自下聘礼迎狐妖苏沐秋”老仙被气的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叶修吴羽策一干尚且能冷静的保持肃穆后头苏沐橙听了没忍住绽了一笑。

        六道美人榜榜首不是盖的,美人一笑满室生辉谁都没法生起气来。轩哥儿冲着一干气呼呼的人比划四轮天舞半真半假地道:“下回把少天找来说死他们”

       叶神摸摸怀里小东西挺认真补充道:“一想到我可能真要嫁个狐狸我就觉得甚是微妙”苏沐秋刚被轩哥儿仿着当初捏吴羽策塑了个模子塞进去魂魄,尚且未通灵只会睁着眼叫唤,轩哥儿应了一声,想了片刻又补充道可你也不曾后悔不是吗。

       叶神看看狐狸眼里头是些能溢出去的柔和,轩哥儿接着情深意切地道:“没事儿狐狸那处合该紧缩,你可以试试反攻”没说完被叶神一伞打出了洞府,轩哥儿不甚在意站在洞口深吸一口气打算继续有情有理的说服战神反攻一事,被后头红衣拎刀的策爷敲了脑瓜子。策爷给人拍身上滚的土冷声讽他:“你就这么欠嘴巴?”

轩哥儿相当委屈地道自己是好意,借着外头通天日光看策爷眼睛鼻梁和下巴。然后揪个菜叶子插策爷衣服上,眼睛却没移边,他说:“还好你没事”


先这么短小……不行了困死了…和以前的一个双鬼算是同背景……想搞方王但是很悲伤发现自己老毛病犯了扯了半天皮没扯上正主

卡零点

占时间
天天生快

段子

这段时间的脑洞,ooc到天际,禁止殴打作者

1.  大眼儿(问谦儿):什么是爱情
 
  方万儿:是光芒!是闪电!是暴雨里的雷声!是不屈的膝弯!是那最浓稠的黑暗里的花朵!

    大眼儿:说人话

   方万儿(冷静地放下书):两个人从切切查查到挤挤插插

     2.当年方万儿长了张秀气的脸,写作班一帮汉子伶伶俐俐干干净净穿个白衬衫个个都能去姑娘们少年的梦里走一遭,唯独这么一个得了一帮姑娘集体青眼。上课有姑娘带着脸红挤挤挨挨扒拉后窗看他说他真好看,是文青里最好看的,大眼儿听了半句姑娘们的私话心想,这不是文青,是文氓,流氓的氓

    3.转了天暴雨初霁天气大好,方万儿睡到下半夜出去晒月光漫山遍野溜溜达达,后头跟着度完劫的小妖精。

      当年撒豆成兵插羽成鸟少年情怀总是诗,方万儿还没后面折折腾腾和妖精一出出狗血大戏,怎么着也是个少年

心性浪荡不羁看什么都看不得别人少年老成。方万儿抬手打出一片萤火虫给妖精玩,月光里头他跟妖精讲庄子哲学人生苦短。讲了一半自己先觉得无聊拎着扇子抓萤火虫,莹白腕子起起落落。妖精看了半天觉得像当年皇帝摆着的十二天魔舞,屏风上头各色妖魔来来往往眼神娇媚,银线勾出来的手也是这么个皎洁。妖精说你这是哄姑娘的东西。方万儿听了冲他乐折扇挑了人下巴借着月光看人庄重素然的脸认真道你这脸光看哪儿一半都比姑娘好看。妖精思考了片刻,低下头咔嚓一声咬断了扇子柄

   

  

天光破晓
早上起来给自己算一卦
桃花运
走一半抬头看人看天
哇真好看
和大地天空谈个恋爱

鹤北归

一年前的脑洞
挖出来拍拍灰
没什么眼看的ooc
全成精
微草全鸟
蓝雨全鱼
占个日子

      等到后面真正太平起来,斗神抱着他小情人的魂魄回来,微草一窝鸟正式在微草山里头安下家,蓝雨的鱼苗再长起来。李轩抱着酒坛子掐指头算已经快到了去花神张那里偷第三次地瓜的时候,换句话说隔了微草蓝雨的大海棠又该掉的满地是花。轩哥开开心心捏了毛笔要学魏琛写明玉集,册子写满天地六道里好看的美人。里头穿红的带绿的拎着毛笔看画的躺着的坐着的穿着铠甲扛着枪的细长峨眉拎着花的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挤挤满满写了一大本。对于第一一帮老不死的开始打架,斗神说是几年前那姓苏的狐狸没说完被魏琛掀了桌子说你有本事把人给放家里再说这话你心不心虚心不心虚,斗神学着魏琛歪眉斜眼不正经说有本事你别说你们家那竹马。海棠底下那黑锦鲤笑眯眯趁着人吵来吵去拉着轩哥说那黄锦鲤有多多好,吵吵闹闹吵吵闹闹。最后排了第一的还是他家的策爷,上面评语给写了个艳,后面跟着策爷拎着红莲天舞大红袍松松垮垮颜色正过楚云秀手里的珊瑚珠子,漏一段锁骨一点风流,眉目眼睛里头无端端一股艳意夹着杀气扑面过来。轩哥说,阿策你看我把你画的多好。没等策爷挤兑他轩哥咬着毛笔开始犯愁,轩哥特认真问策爷,你说我给方士谦写个医者仁心行吗。后面凉飕飕飘来一句,写吧,我准了。轩哥看着那大小眼觉得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