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鹤北归

脑洞/大纲/现有的细化
很有病/ooc/估计错误百出/我就想苏苏他们俩
当方万儿还是个鸟,当王杰希还是个
排版乱,很抱歉
给那谁谁的。可惜她看不见了

        这个故事我们从好久以前还有皇帝的时候说起来,说
的时候我们可以找出来自家霉绿斑斓的香炉。然后,我们可以用它来烤根玉米,当玉米熟了,我们的故事就差不多讲完了。

      .在我们这个故事里,有只鸟,或者说是只鹤。褐眼绿喙,腰细腿长。头顶上秋果似的一块红,艳生生地扎着人眼。这只鸟姓方,名士谦,我们叫他方万儿,是当时在一堆鹤里也很扎眼出挑的一只。方万儿在故事开始的时候我们给他设定成芳龄四岁半,刚刚成年,是还没来得及找个小姐姐完成大自然的本能就被人给逮了回来的好时节。逮回来是为了给王家小少爷抓周用,于是方万儿眼一闭的时候还是蓝幽幽的天,再一睁眼就看见一大小眼儿朝自己扑过来。所以方万儿后头就一直强调这个事,以此表示自己当时真的不是故意把王杰希给踹下桌子的,眼睛也不是被他踹了脸着地摔不对称的。

         王家厉害,特别厉害。一门出了好几个小状元,从开朝就深根叶大。他爹捞了个国子监祭酒闲职,王杰希嘛,国子监的小少爷,天纵奇才抓周的时候抓了文房四宝还抱着只充数的鸟不撒手被鸟踹了也不撒手。年纪小但是念书背书一本正经,一对儿大小眼也好看,也有咬着手指扎着发髻的小姑娘心心念念。王杰希住的地儿叫微草堂,里头有茉莉有珠兰更多是灰背青这类好看的杂草。里头还有个池子,池子里头一堆锦鲤,然后方万儿就天天从里头叼鱼吃。

        再然后王家倒台啦婢子仆妇小厮纷纷大甩卖,王杰希冷冰冰看着自家被封,抱着方万儿,一直抱着方万儿。手也没抖也没干嘛,方万儿就是觉得凉,特别凉,一点都不像平时温温柔柔的小孩儿温度。然后王杰希把脸给埋方万儿背上说谦儿,我们没家了。声音软,听着像是哭了。方万儿不敢动真的不敢动,就这么让王杰希趴着哭,不时给他顺顺毛,直到有人来领他们。王杰希的竹马当今的小皇子李轩轩哥儿,看着王杰希问他,阿策想让我当个皇帝。我算了算,好像只有当个皇帝才能护着阿策,我得要几个人帮我。王杰希你来不来。

        后头按照我们的主角光环定律,王杰希翻盘了。翻的很大,翻得特别爽,重塑一代辉煌走上人生巅峰洗清罪名重新立根。新家还叫微草堂,里头王杰希给方万儿种了一棵梨树一堆檀心梅。李轩上位以后没亏待他们,王杰希什么都没要,还是国子监祭酒。好久以后方士谦分明记得想,哪一年冬天王杰希手炉是热的他也是热的,院子外头风雪一程和他们没关系。

        往后两年,王杰希乞了骸骨彻底回了家。高英杰接了他的担子,承了他当年天才的名字。当年的小少爷也成了老爷子,春天里头王杰希在院子里头带着方士谦看书看梨花春雨看脚底下草返青,冬天就成了方士谦张开翅膀试着把他裹起来。王杰希没娶过亲,外头莘莘学子拱手说这就是不理俗世超脱了的梅妻鹤子,方万儿听了气到炸毛啄着木头给王杰希意思是谁特么的是你儿子!

        再然后,方士谦觉得没有道理,一个人活得没有他一只鸟长。方士谦趴在他的棺木旁边,底下有人说这鸟真成精了,会哭。送葬的时候方士谦觉得烦,拍拍翅膀上了最高那棵树,从那他看完了王杰希怎么被埋下去的。方士谦眼前是王杰希小时候被人抱起来就抓着他不放,是王杰希年幼时家遭横祸把脸给埋进他的羽毛里,是王杰希挑着灯算计人,是王杰希冷着脸归还姑娘锦帕,是王杰希眼角细纹漫漫头有白霜。全是王杰希。

        方士谦从那棵树上飞起来,开了口却是凄凄厉厉的长啸。那么热的一个人,那么冷的一点碑。方士谦觉得自己简直堪比以前王杰希讲过的忠贞妇女,在院子里又呆了那么长时间。最后有那么一天,方士谦又飞上了那棵最高的树,他老了,羽毛失去光泽叫声嘶哑飞得很慢。然后他松开爪坠了下去,血红的像是秋果,艳艳的扎人眼。

       方士谦看清了那个金光灿灿的人影究竟是谁,一骂娘差点出了喉咙。王杰希好像是终于等到了他,对他说了句走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