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好怂哦这个ooc
三不杀那个,我真的是闹着玩的
当架空看着乐呵啊
不要和神经病讲道理

         我给你讲个段子,故事里头有个我也有个紫毛儿。好久好久以前,我认识个紫毛儿,紫毛儿他耳朵上带着银雕花的片子留着一头紫毛儿和墨紫眼睛。颜色诡异生艳,犹如你们所刚的汞中毒。那时候我比较穷困潦倒,跟一个老板这个老板就不听我的。紫毛儿当时跟大老婆一样的人物吧,非常赏识我看好我拼命给紫毛儿推荐我啊。对此我特别感激他,虽然他后头想neng死我。然后紫毛儿就来找我了啊,紫毛儿蹲地下和我一平冲我谦逊的笑了笑。他刚,先生好,先生要不要和我来干一 炮 大的。我当时看了他一眼,觉得咿这个老板简直gay里gay气然后我再看了一眼想哦还挺好看的啊这个人。紫毛儿继续冲我刚,来吗,干 他娘 的一 炮。我想了想回他,那先生啊你想要啥。他冲我讲,百姓安定幸福美满。我说这可真去他的吧,来,大佬啊咱实诚点。紫毛儿盯着我半天就开始笑,一下下笑快断气了那种,然后刷一下就敛住表情眼睛弯起来像只叼着肉的狼,他说,那好我说实话,我想逐鹿天下。我点点头说哦就是你要酒也要权还要女人成群财宝满山你想成为天底下最好的人对不对,你还想把这天下成了你手中乱蹦哒的鹿对不对。紫毛儿说对特别对,我太想成为这样的人了。我说那你能给我啥,权利还是钱。紫毛儿很严肃很正经说,boy来啊我能给你一个你发挥自己能力的舞台。我低头思考继续翻译他的话,就是我要拼死拼活指不定哪天你还要neng死我是伐。紫毛儿把我拉起来扫干净我肩膀上的花和我衣服上的土,他说下月拜大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再然后就是社稷江山如画带血,紫毛儿成功干倒了很多人踩着他们的骨头爬了上去。那天我眯着眼睛看阳光铺天盖地,杆子上那个斗大的汉字作鲜红色让人眼疼心痒。再然后就没啥啦,紫毛儿给了我权也给我了钱,还给我张小牌牌儿说拿好了啊一人一张,以后这玩意儿三不杀你啊。我谦逊的接过来捏了捏,心想去他丫的吧还不是纯的估计加了铜。然后我把这玩意儿擦了擦,小心的塞进我衣服里。挺凉的咂着人心,可我觉得挺好。接着就是没人能逃过去的猜疑不信任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眼见丫起高楼眼见丫宴宾客眼见丫要砍死我。有天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记得特别清楚,紫毛儿又来找我下棋,穿着广袖还是带着他的银片儿,紫毛儿冲我呵呵笑说信儿啊,你看我能领多少兵啊。我想了想说主公啊要么你出六双鞋赶紧跑吧,要么你带着十万人出去耍吧。紫毛儿继续冲我乐,说那你呢,我说多多益善呗反正给你整不死。说完我就把脸上的笑挤干净了跪地下双手贴额行大礼,我说您和我不一样,我能带个兵出去玩可只有你能坐这位子。紫毛儿哗啦一声推了棋盘还是笑,有点疯有点狂那种一下一下抽的快断了气,笑完他站起来就走衣服下摆扫过我低下去的头。我跪了半天然后翻个身躺地下了,天儿挺黑没星星没月亮,我觉着我可能真要被neng死了。后来就是赴宴,他正妻长得确实不如他那个小夫人好看横七竖八插了一头饰品,啪嗒一声我看见那个小牌牌儿掉了出去,有根签子估摸扎穿了我哪根动脉血流的哗哗的,我想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了。
我想可能有那么一瞬间紫毛儿还是很喜欢我信任过我的吧,大约他给我那张牌牌儿的时候我记得他眼睛里头晃进去一道光,有点像阳光到了湖面上起出微澜。然后紫毛儿冲我笑,有点像只卸了甲的狐狸崽儿。那是我脑子里仅存的画面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