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鹤北归

摸鱼
断断续续杂乱无章
立个flag断断续续看能不能写完雁南行鹤北归
自习课瞎编的产物
期限一年【严肃】

    小时候谦儿跟着林老大住桃花谷,隔了山坳一条大河波浪阔,河对岸是蓝雨一家鱼人。谦儿记得林老大带着虚岁七千的他坐上桃花谷最高的一棵树看星星,对面那个长发桃花眼的老水神总是神神在在敲着剑唱一些曲折的歌。谦儿问林老大,那个人在唱什么。林老大给他扫干净头上的露水纠正他,说,那是一个神。然后林老大顿了顿继续补充说那是一个失意的神啊他在找一个人,讲到这儿林老大把谦儿给放到背上慢悠悠下了树拨开草丛走回去,期间谦儿清楚记得林老大还曾转过来摸摸他的头说你千万不要这样。谦儿当时在想哪个一样子呢想着想着谦儿就扯到林老大教他的什么人之初什么今夕何夕什么脉脉不得语什么夜半无人私语时,然后七千岁的小谦儿脸上飞红晕伸了小肉手捂着脸瞎哼哼。头顶上一块星云被人给拆散了又合上,对面歌声曲曲折折夹着寒意那个人弹的剑粗黑的像块儿陨铁,有鹿有桃花没有雪和酒

      
        妖类成仙走玉台,九万九白玉阶左边百花对月右边百兽称臣,走一步就冷一步最顶上平台连着封殿冷的没了鲜活气就剩冰霜铺天盖地应了一句那个谁的高处不胜寒。方士谦累到不想说话,抬头台阶顶上一张脸平常稀松没什么特色,只剩眼角光芒流转像是贪狼破军。比这张脸更有标志性的是那苍青却邪,这人此刻带了笑意掐着优昙花看他,方士谦面无表情暗骂一声谁定的规矩这么妖类要走这么高的台阶然后恭恭敬敬行礼喊人叶神。天界战神冲他笑问他成仙的感想,方士谦回答的恭敬——爬楼梯太累!战神笑得更开心手里优昙也跟着他抖,然后却邪一收递给他优昙花漫不经心说一句如果谁都跟你这么想你住那地估计没这么多造孽的花。

         桃花谷里头除了桃花和他们两个以外再无活物,血色浮动攒成连绵美景。林杰拔下一花递给他,指着漫山遍野的花柔声问他“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遍地浓郁成瘴,你可知为何这里桃花开的这样好。”谦儿咬着肉乎乎指头说不知道,林杰右手撑凉棚说:“因为这山谷里头埋得是那些求仙而死不得飞升的凡人。”方士谦一个抖机灵辣手摧了花,当天晚上就做梦梦见一群群白骨追着他啃。骨头上头倏忽血色遍地成了花,他看见那么多白衣飘飘胡子飘飘道貌岸然的人踩着这些花上了白玉阶,然后那些人就再也不看这些花一眼了。于是花又成为累累白骨,方士谦蹲下去摸摸他们的头骨。眼窝空洞冰凉,没有丝毫眼泪

         三万岁那年林杰给他抱回来一个碳团子给他作伴,方士谦伸了鹤羽现了元神思考怎么孵蛋,是放在肚皮底下还是胸里头。碳团子看着方士谦悠悠开口“前辈好我是个活的。”林杰慢条斯理看着方士谦一脸尴尬把碳团子从自己怀里掏出来,补上半句“这是一凤凰,就那眼泪能治病的那个。你看到这个样子是刚出生就被雷给劈了一阵,因此焦了点。”方士谦于是去拍拍这碳团子的灰,盯着碳团子脸看了大约十分钟,然后学着他幽幽开口:“那敢问这小凤凰,你眼睛不对称是天生的还是被雷劈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