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睡前来一发双鬼

毫无根据的脑洞,全篇扯淡,让他们专心谈恋爱发发糖,所以特别崩。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崩,依旧四不像给妇女主任的粮,你看我这么勤快太太你是不是该意思意思更个文……

      轩哥大名姓李名轩,字逢山。至于为什么这个名,轩哥相当豪迈地抱个酒坛子灌,然后歪着头思考一会儿,相当慎重地回道,因为老头子见着我的时候一抬头就是个山。轩哥还特认真放了酒坛子比划,说特别高——特别好看——下面是水流和花,山顶有棵歪脖松。得到答案的天庭战神叶秋,当年还叫叶秋,抽抽嘴角说,幸好老阎王当时一抬头没看见一山鸡。轩哥继续严肃认真的答到,其实逢机好听逢吉吉利没什么不好。斗神继续循序渐诱说可是你看这样我们可以叫你山山那样我们只能叫你xx(自己念啊),轩哥就严肃的说对哦。然后一口干了坛子身子一歪打几个滚歪哪个有草有花的山旮旯里睡着了,一醉几千年白衣广袖铺了一地,手里坛子幽幽余香

      对的,轩哥是个神仙,是个很传统的穿白袍子广袖飘来飘去的大神仙。很喜欢大袖子,欣慰可以放很多东西。譬如给嫦娥姐姐的情书,譬如大酒坛子,譬如刚从花神后院掰下来的树杈子。轩哥职位很厉害,叫做阎王,等他爹一死了就可以上任。但是目前来看老阎王身体很好,铁嘴钢牙能拍的聊惊堂木能咬的动山核桃,抽空去天上述职的时候还能跟嫦娥姐姐眉来眼去几下。轩哥对此经常摸着坛子惋惜,说这是自己第二大惋惜。当然经常这点被老阎王给骂滚出去。轩哥不是个亲生的是个好看且待人和气的,跟谁都关系不错,尤其是天界斗神。好看到什么地步呢,好看到能把一众小天女给看的脸红,好看到细条深深的桃花眼勾着看人的时候真的能把人魂给勾进去。轩哥的第一大惋惜就是斗神一杯倒,惋惜到了极点就抱个坛子一边豪放的灌酒一边对着花神门口唱情歌当然能不能被打出来是后话。打出来就抱个坛子去找斗神谈心上药。花神是个姓张的小哥,下手特别狠。斗神一边给自家损友上药一边听他瞎扯皮,轩哥说他这辈子目前为止空度七千余年,三个爱好,美人,美酒,美景。可惜三个经常没法一起得到

        神仙都要干活,轩哥活儿不好,特正直的活儿不好,轩哥的正职是帮人投胎副业酿酒在天上领了个鬼泣的元君的名号。回下面的时候也不爱换衣服,整个地狱里一片孽火孽花哭声震天他一个人盘腿做三生石上袍子飘啊飘雪白雪白的特显眼特出众,斗神说,你也这个时候最正经。鬼军太多难免有人看了望乡台就不下去,哭着抱着台柱子说我想见他啊我想见他。轩哥就拍拍土咻一下飞上去,特温柔把人扶起来,说我很看好你啊,来来来我敬你。然后掐着人脖子灌下去,完了以后人就倒了,轩哥扛着人潇洒利索扔轮回台里,语重心长说下辈子长点心啊,我还是很看好你的。完了以后继续抱着坛子看地狱里血红血红的天,感叹有了美酒美景怎么没美人
  
        轩哥扔了八千多年人以后终于有了个美人。美人年龄有点小,从望乡台被抱回来的时候刚满十二岁。彼时终于做了阎王的轩哥一撩袍子坐地下看风景,有人来报说有个小家伙儿不哭不闹也不去上望乡台。轩哥觉得好玩就过去问他,你是因为身高上不去吗,上不去我可以把你抱上去啊。娃儿是个好看的,巴掌脸大眼睛冷冰冰回他,我不去。轩哥挠挠头蹲下问他,为什么啊。娃儿就说,我想看的人早都死了。轩哥哦了一声问他那你喝酒吗,娃儿转了脸抬着眼问他,轮回的时候疼吗。然后还没等回答就自己摇摇头说算了,挽了袖子就想跳。一脸无所谓一脸平静,轩哥有一个飞扑上去把人牵着说,那要不你跟着我吧,我缺个文书,你叫什么。娃儿睁着乌漆墨黑的眼睛说,吴羽策。轩哥就笑,说,阿策。

        轩哥给人拿三途河泥做了个模子养着他,地狱有种瘦骨伶仃的大花,叫做彼岸。轩哥一时开心往里放了十七八朵,浇上忘川河水以后策爷出来,一脸镇定的问他,你非要把我打扮成个姑娘是吗。轩哥一回头对着娃儿犯愣,说阿策你生前真漂亮。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