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国

贱妾茕茕守空房

神经病睡前脑洞流 黑邪

没错又是我这个无理取闹的人,什么成分抬头看标题。依旧人物崩坏,吃下去的勇士下拉(竖拇指)
 
给妇女主任的粮(严肃脸)然而我更喜欢黑花

      吴邪是个小独苗,打小被当宝养着,爹爹做生意叔叔干革  命。承了他妈的细皮嫩肉晶莹白皙一张好皮囊,眼睛特大特圆特好看。虽然满肚子坏心眼一转就是,但是看着那眼睛你没法冲他生气起来。

        黑瞎子是个古董贩子,带着墨镜那种。地下身手很好但是按照他的话就是“我还没娶媳妇儿不至于上命”,所以只是偶尔下斗。卖的东西一般分为三种,自己找块泥巴糊上的,纯粹的假货,和心情好放上的真品。

        后来有段时间生意不景气,黑瞎子就琢磨琢磨从路边捡块横幅写了个铁口直断改行算命。反正黑瞎子脸长得好看不知道多少小姐太太等着听他哄她们,黑瞎子叼着草根捏着大洋对着夕阳感叹感叹,人傻钱多。

          那年吴邪差不多十五出头十六不到,青嫩嫩一个瓜蛋子,在家大宅子打秋千。蹬了几下齐了梁,眼睛弯起来特好看特水嫩,青马褂上银线绣了只长腿鹤鸟,一飘一飘连带着人都是没沾烟火气的好看。然后黑瞎子瞅着了,忍不住想,这妞儿长得真好,看着让人舒服。黑瞎子想了想就扒了人墙头,冲着吴邪喊,姑娘你算卦吗。吴邪下来镇定的掀了衣服说,我带把儿

         然后我们把进度条一拉拉到两个带把的搞一起了。那时候吴邪宅子院里有棵很大的杏树,黑瞎子爬人墙头还没开花,两个人进行到生命大和谐就结了青果子。绿了吧唧一点点,吴邪指着说花褪残红青杏小,黑瞎子一脸懵逼地说嘛玩意儿。吴邪面无表情说你怎么这么毁气氛,黑瞎子几个翻身上了树咬着一个说真酸,然后把另一边嘴对嘴喂了人。小伙计王盟来送账本看见老板光明正大秀恩爱,简直不要不要。

        傻白甜恋爱日子没过多久,黑瞎子带着四个箱子来提亲。被他三叔打出去,理由是,你能给小邪幸福吗。黑瞎子随手摘个枝叉子一掰一掰笑说这理由怎么这么俗,他二叔气定神闲回他,作者傻逼。黑瞎子就手指发力把树杈子干脆利落折撅了一扔点着头说,行,三年以后我彩礼箱子一定给你铺到第二条街上

        当天晚上黑瞎子就拾掇拾掇准备走了,吴邪撑着手看他没问他说你要不要来我三叔的部队给你开后门,他没法说出口黑瞎子也肯定不会要。吴邪眯着眼看人背影,觉得有点像那古书里贬了回来回来又贬的刘老汉。按照他那本话本子里大约就是,心有反骨逆流而上。黑瞎子没亲人,走的时候也就吴邪一个送他。黑瞎子撺掇撺掇拿出个老蜜蜡给人挂手上,雪白晶莹的细腕子上蜜蜡颜色又老又纯,串子里还有红珊瑚珠子隔了显眼。年份够老成色够好,就是被人拿东西刻了个吴上去。吴邪眯着眼睛开始笑,说你知道你这么糟蹋玩意儿多少人想揍你。黑瞎子潇洒的甩甩头说,我的东西我乐意。

          吴邪在等着杏子第二次可以吃的时候就被包办婚姻了,那天天儿特好,吴邪穿得板板整整胸口是个丝绸大花。左手腕上一串蜜蜡又老又好,腕子主人眯着眼睛看远方没表情没笑容。最后唢呐响锣鼓闹,有人拖了声音喊新郎扶新娘跨火盆,吴邪没什么表情走在街上机械扶了人。结果就是枪响,浩浩荡荡的大彩礼箱子真摆到了第二条街上,最前头是个骑着白马的。吴邪看见那墨镜就笑,然后来人下马伸手一气呵成有着当年爬墙的风范,跟吴邪说走吧。吴邪就笑说你能不能说明白,骑着白马跟你取经吗。来人就把吴邪给抱上去自己给人牵马,认真说,走吧咱去把事儿办了

    我是个黑花党(认真脸)以及我不写二邪!就不!

评论(4)

热度(10)